臥聽風鈴 / 我的原創 / 融入芳菲里

0 0

   

融入芳菲里

原創 有獎征文
2020-03-17  臥聽風鈴

本文參加了【詠春】有獎征文活動


  時令已近春分,東風掃盡余寒。暖風越嶺近鄉關,魯東南五蓮山區的東南角,山山嶺嶺,除了松樹的墨綠外,萌生的小草綿延在枯黃中,處處顯露著“一樹春風千萬枝,嫩于金色軟于絲”的詩行。

  草長鶯飛的時日,春,蓬勃無數騰歡的生命。天空澄藍,陽光明媚,軟風柔柔,要是有緣遇上一片櫻桃地,那是繁花似錦的模樣,一片飽蘸濃濃春色的景致,可謂無邊光景又一新的畫卷。

  一樹樹櫻桃花,挨挨擠擠,在時光的盡頭,開出了笑意嫣然的嫵媚,顫微在風里,堆錦,疊云,涌動著花潮,渲染著山村早春的流光溢彩,點睛了一片天地。

  人湮沒在花海里,沉醉在花叢中,感悟花季的序曲。笑綻枝頭的櫻桃花,每一朵都是農人期待的種子,多彩的夢幻在枝條上綻開,花敗了,抽葉,結果,成熟,每一天都在期盼,期盼豐收年。這開在枝上的花,歷經嚴冬,熬過風寒,含苞,吐蕊,結出果實屬于那些勤勞的果農,當看到枝頭壓滿紅櫻桃,所有的勞累都值得。頃刻間,身心好想化為一縷暖風,飄上枝尖。有勞動,必有收貨,這是亙古不變的哲理。

  漫步在櫻桃園,目光所致,枝枝掛滿希望與生機,一樹一樹的櫻桃花,每一樹就是一首詩,洋溢春的色彩,散發苦杏仁的濃濃幽香。花開花落,春去夏來,這里,惹歡了多少人駐足,又有多少奮斗的故事,寫不完的斷章,道不盡的傳奇。

  野徑草幽沒馬蹄,水面旖旎鵲飛低。連喜鵲也來了添喜氣,“還愣什么,趕緊拍照呀。”遠處忽然傳來話語,也驚醒了踟躕人,我趕緊拿出手機,把美好的一瞬收藏,把美好的畫面停留。山中樹樹櫻花笑,堤堰山梁飄淡香。若非友人呼叫我,至今猶睡在夢鄉。

  一樹樹櫻花逶迤阡陌的山間小路,牽動你碎步輕移,丈量滿園的芳菲,彰顯心中的愉悅。攬一懷香風,剪一朵閑云,攜一縷春陽,徜徉在花的海洋,多少次按捺不住心頭的狂喜,別有的韻味,無數的默想,頓涌心田。我環繞著一棵老樹,數不清的枝椏上掛滿了雪白,褶皺的樹皮,開張了好多薄薄的外皮,即便這樣,花依舊嫣笑枝頭。突然有個疑問:樹的根,扎延伸到地下多深?該有多少樹根?多少毛毛根?無論如何,滿樹的櫻桃花還是巧笑嫣然,何等的壯觀,何等的美麗。

  辛勤勞作的蜜蜂,嚶嚶嗡嗡,也趕著趟兒湊熱鬧。陣陣香風掠過山野,蕩滌心胸的爽冽,交織在蜜蜂的歡歌里,翩然而至。一切的笑靨是那么熟悉,忽而又發覺那么陌生,趕赴一場洗禮心靈的盛宴。這里雖然沒有辛勤勞作的果農,但經過他們的雙手松過泥土的芳純,如此濃郁,樹木扎根、伸腰、開花的聲音依然可聽,仿佛看到樹下一個個勞作的身影,又仿佛閃動一個個采摘櫻桃收貨時的笑臉。歲月輪回,年復一年,農人哪管櫻桃花的絢麗,哪顧閑云的變換,他們關心的是收成,希望,失望,豐收,收獲,富裕,物價,買賣,風調雨順,又有哪個農人順便地能呼風喚雨?

  多少次徘徊在櫻桃園里遐思,靜默觀望。行到路盡處,閑看花掛枝。極目原野曠,村樹連清池。年年花開早,冠稱第一枝。絳英瓣瓣落,結果壓枝低。

  融入櫻桃園的芳菲里,這僅是地球的一角,如芝麻大小丁點地的方,偌大的地球,蒼茫的曠野,此時,不知道該有多少棵櫻花絢麗著美姿。據說櫻花與櫻桃花是近親,無論哪種,花開綻放的時光,蜜蜂與蝴蝶環繞,絢麗與煙霞相擬,但盼花、賞花的心情大相徑庭。

突然,我敬佩起櫻桃樹,既開花又結果,而且櫻桃享有水果之王的美譽。我更敬佩那些果農,是他們用辛勤的汗水澆灌出顆顆粒粒的甜櫻桃。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默默祈禱,果農再有好收成。(1363字)

2020.3.17

說明:圖片是去年的。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