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若晨曦0001 / 紅樓夢 / 耗子精的故事

0 0

   

耗子精的故事

原創
2020-03-22  靜若晨曦0...

第19回,有個非常溫馨的畫面,就是寶玉怕黛玉中午睡出病來,來給黛玉解午倦,講了一個耗子精的故事。作者講這個故事的用意在故事的結尾在批語中作了交待。

批者說:庚辰雙行夾批:前有“試才題對額”,故緊接此一篇無稽亂話,前無則可,此無則不可,試才題對額,政老很滿意,證實了寶玉的才情。而寶玉編纂這個故事,表達的主題也應是事關才情的,是事關黛玉的才情,不是做詩的才情,而是管理事務能力的才情,是對黛玉今后持家能力的認可。

故事發生在黛山,林子洞,是把故事的主角引向黛玉。

寶玉又謅道:“林子洞里原來有群耗子精。那一年臘月初七日,老耗子升座議事,[庚辰雙行夾批:耗子亦能升座且議事,自是耗子有賞罰有制度矣。何今之耗子猶穿壁嚙物,其升座者置而不問哉?]

升座議事四字也可以理解為林如海的辦事風格,民主公正,人盡其才。黛玉受其父親影響,具備了這方面的天然資質。也有可能是作者的一個理想的社會管理模式,以議事的形式,達到人盡其才,物盡其用的理想模式。

因說:‘明日是臘八,世上人都熬臘八粥。如今我們洞中果品短少,須得趁此打劫些來方妙。[庚辰雙行夾批:議得是,這事宜乎為鼠矣。]

以耗子來談事,打劫果品之事宜乎為鼠,這是以耗子來說法來展現工作能力的認為。估計當時,小耗子是很受寵的。我們來看寶釵及鳳姐的服飾。

第八回,寶玉探寶釵:寶玉掀簾一邁步進去,先就看見薛寶釵坐在炕上作針線,頭上挽著漆黑油光的纂兒,蜜合色棉襖,玫瑰紫二色金銀鼠比肩褂,蔥黃綾棉裙,一色半新不舊,看去不覺奢華。

第六回,劉姥姥初見鳳姐:那鳳姐兒家常帶著秋板貂鼠昭君套,圍著攢珠勒子,穿著桃紅撒花襖,石青刻絲灰鼠披風,大紅洋縐銀鼠皮裙,粉光脂艷,端端正正坐在那里

第四十九回:一時史湘云來了,穿著賈母與他的一件貂鼠腦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發燒大褂子,頭上帶著一頂挖云鵝黃片金里大紅尚燒昭君套,又圍著大貂鼠風領。黛玉先笑道:“你們瞧瞧,孫行者來了。他一般的也拿著雪褂子,故意裝出個小騷達子來。”湘云笑道:“你們瞧我里頭打扮的。”一面說,一面脫了褂子。只見他里頭穿著一件半新的靠色三鑲領袖秋香色盤金五色繡龍窄褃小袖掩衿銀鼠短襖。。。越顯的蜂腰猿背,鶴勢螂形

鳳姐為人中豪杰,寶釵小惠全大體。作者對他們的能力都給予了充分的肯定。湘云的能干(作活做到后半夜)作者也給了很多的暗寫。這種肯定的另一種表達方式就是穿上鼠皮的衣服,盡管其中不乏為貂鼠。且回正題。

乃拔令箭一枝,遣一能干小耗[庚辰雙行夾批:原來能于此者便是小鼠。]這也是人盡其才。

只剩了香芋一種,因又拔令箭問:‘誰去偷香芋?’只見一個極小極弱的小耗[庚辰側批:玉兄,玉兄,唐突顰兒了!]應道:‘我愿去偷香芋。’老耗和眾耗見他這樣,恐不諳練,且怯懦無力,都不準他去。小耗道:‘我雖年小身弱,卻是法術無邊,口齒伶俐,機謀深遠。[庚辰雙行夾批:凡三句暗為黛玉作評,諷得妙!]

老耗子不以貌取人,給年小身弱的小耗子機會。作者用極小極弱的小耗子來比黛玉,告訴我們,管家的本領黛玉是有的,管家不一定要用力量取勝,只要有本事,有智慧,有才華,有計謀,可以以智取勝,達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小耗道:‘我雖年小身弱,卻是法術無邊,口齒伶俐,機謀深遠。[庚辰雙行夾批:凡三句暗為黛玉作評,諷得妙!]此去管比他們偷的還巧呢。”眾耗忙問:’如何比他們巧呢?‘小耗道:’我不學他們直偷。[庚辰側批:不直偷,可畏可怕。]我只搖身一變,也變成個香芋,滾在香芋堆里,使人看不出,聽不見,卻暗暗的用分身法搬運,[庚辰側批:可怕可畏。]漸漸的就搬運盡了。豈不比直偷硬取的巧些?‘[庚辰雙行夾批:果然巧,而且最毒。直偷者可防,此法不能防矣。可惜這樣才情這樣學術卻只一耗耳。] 耗聽了,都道:’妙卻妙,只是不知怎么個變法?你先變個我們瞧瞧。‘小耗聽了,笑道:’這個不難,等我變來。‘說畢,搖身說’變‘,竟變了一個最標致美貌的一位小姐。眾耗忙笑說:’變錯了,變錯了。原說變果子的,如何變出小姐來?‘

黛玉深諳此道,打入內部,偷著搬運,是為上計,然而,黛玉并沒有變香芋,而是變回她本來的面目,一個大美人。這是黛玉的稟性使然,也是這個故事的最終結局,黛玉洞悉世態人情,但仍活的是自己。

這是一個非常溫馨浪漫的時刻,前文表述鳳姐能干,繼而表述寶釵做針線,而黛玉的才情卻是透著靈性,靈性中透著可愛,可愛中透著豁達與敞亮,這樣的人還不能管家嗎?襲人說黛玉半年不拿針線,這是襲人的有眼無珠。黛玉只是識大局,不去爭,也不去顯示而己,寶玉為黛玉的知己,他是深知的,通過這一故事告訴了我們這一點。

從這個故事中,我們看到作者的一個美好愿望:

1.     理想的社會管理模式是議事,以人盡其才。各施所能。

2.     打入內部偷著分身搬運(一點點偷,分身偷,變換方式將公變私,人不知鬼不覺地是可以偷光一個家族的),是計取。比如賈府那些管錢的,管庫的,掌權的。

3.     黛玉寶玉深知這個套路,但他們潔身自好,不屑于此,也不去趟這渾水。

由此,我相信,如果將賈家交給黛玉管理,黛玉會還給一個生機勃勃的賈家。可嘆她失去雙親,賈母又要平衡各方面的力量,沒有來得及將路完全鋪好,就撒手人寰,使寶黛愛情終成悲劇。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