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讀紅樓 / 待分類 / 紅樓夢:《枉凝眉》寫的到底是誰?

0 0

   

紅樓夢:《枉凝眉》寫的到底是誰?

原創
2020-03-24  少讀紅樓

你可能沒讀過《紅樓夢》,但你一定知道那首《枉凝眉》。

提起枉凝眉,大家第一反應是這首歌描繪了賈寶玉和林黛玉之間愛情理想的破滅,林黛玉歷劫還淚而逝的悲劇。

由于該曲本身具有一定迷惑性,比如“閬苑仙葩”可對應絳珠仙草,“美玉無瑕”可對應通靈寶玉,此外,影響巨大的87版《紅樓夢》也將其作為寶黛之間的愛情悲曲,陳力老師獨特有力的嗓音演唱的枉凝眉,用來形容寶黛戀的悲劇性再合適不過了,這就導致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大家都認可這首曲子是寫寶黛的。

但如果細細品讀全書第五回,琢磨【枉凝眉】曲本身,會發現這首曲子很有可能不是描寫寶黛的,而是描寫釵黛的。下面將從個四個方面進行分析:

一、從釵黛判詞分析

先來看全書第五回的判詞,所謂“判詞”是指紅樓夢中通過詩詞方式,對主要人物結局的一種隱諱的總結。第五回的人物判詞主要暗示了金陵十二釵以及部分丫鬟的結局,可以說梗概了全書主要女性角色的命運。這里就出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林黛玉和薛寶釵是唯一共用一組判詞的女子,每人各占一半,合成一組:

可嘆停機德(薛),堪憐詠絮才(林)玉帶林中掛(林),金簪雪里埋(薛)

釵黛的判詞位列金陵十二釵判詞之首,而且從詩中也可以看出,曹公是有意把她們放在一起,并列第一。后文緊接著出現的《紅樓夢》十二曲(注:【引子】和【收尾】不算十二曲),則在內容上與判詞相照應,分別揭示十二釵的命運。其中第一首的【終身誤】寫道: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這里很明顯又是釵黛并列,而且兩者對比非常明顯。“金玉良姻”“山中高士晶瑩雪”指薛寶釵;“木石前盟”和“世外仙姝寂寞林”指林黛玉。一個是世俗認為的好姻緣,一個是相知相愛的真感情。

接下來第二首曲子便是有爭議的【枉凝眉】: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話?一個枉子嗟呀,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假設這首曲子寫的是黛玉和寶玉,則從行文對仗上講是不妥的,既然從判詞到第一首曲子,都是釵黛合并的寫法,如果再出現一首只寫黛玉的判詞,將會破壞整體的對稱性,并且,這種寫法也將毫不掩飾地表明作者對黛玉的喜愛。

通讀前八十回確實可以感覺出,曹公本人是支持寶黛的,但這種隱晦的偏愛大多是借賈寶玉之口體現出來,比如寶玉對黛玉說的“若論親戚,她比咱們遠,咱們從小一桌吃,一床睡……”,但這并不意味著,曹公會在已有的釵黛合并判詞判曲的基礎上,再為林黛玉單獨寫一支判曲。

要知道,《紅樓夢》不是爽文,作者不會為了自己喜歡的人物亂開金手指,每一處的行文都力求自然真實,不突兀。

所以較為合理的解釋是:【終身誤】和【枉凝眉】都是寫釵黛的,且都是以賈寶玉的口吻進行描述,只不過【終身誤】站在寶玉的角度,從“縱然是齊眉舉案”看得出這是寫寶玉寶釵婚后現狀的;而【枉凝眉】站在釵黛二人的角度,從“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可知。

二、從曲子本身分析

許多人認為枉凝眉是描寫寶黛的,根據是:林黛玉的前生是絳珠仙草恰好對應“閬苑仙葩”,而顧名思義,賈寶玉對應“美玉無瑕”,曲中所說的“奇緣”也符合寶黛之間前世今生的緣分。

其實這正是整首曲子最有迷惑性的地方,我們一一來分析:首先“閬苑仙葩”并不是絳珠仙草,“閬苑”是神仙的園林,“仙葩”只指代仙花,“閬苑仙葩”真正的意思是仙界的花。林黛玉是仙草,查閱全書也沒找到一處說絳珠仙草是花,或者可以開花的說法。所以“閬苑仙葩”并不是林黛玉。

其次,賈寶玉也并非“美玉無瑕”,書中明確說了賈寶玉是神瑛侍者的轉世,只是銜玉而生,所謂的通靈寶玉只是系掛于他胸前的玉而已,并非是賈寶玉本人。

此外,賈寶玉曾不止一次的自嘲是“須眉濁物”,且賈寶玉自身有很多同時代公子王孫都有的缺點,比如“龍陽之癖”“不務正業”“多情”,這樣的人又怎么擔得起“美玉無瑕”這一美稱呢?

即使拋開前面不談,曲中的“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也無法解釋,因為賈寶玉既不適合比作月也不適合比作花。

所以較為合理的解釋是:“閬苑仙葩”指薛寶釵,書中寫到薛寶釵的花簽是牡丹花,是眾花之首,艷冠群芳。“美玉無瑕”指林黛玉,因為文中提到“質本潔來還潔去”,其他多處也描寫過林黛玉的純潔無瑕。“今生偏又遇著他”中的“他”指代賈寶玉,因為賈寶玉與釵黛二人都有一段孽緣。

三、從十二曲的角度分析

根據第五回中所寫可知,警幻仙姑引導賈寶玉游太虛幻境是為了助他改悟前情,脫離情海,入于正路,所以向賈寶玉揭示十二釵的命運,而十二曲正是分別揭示十二釵命運的曲子。

十二曲存在的意義是介紹女子的命運,即金陵十二釵的結局,不會多也不會少。賈寶玉不僅是男性,而且是置身事外的聽眾,非曲中人。如果【枉凝眉】寫的是寶黛,則曲子也在告知賈寶玉的命運,賈寶玉就既是聽眾又成了曲中人,這樣便與前文的設定矛盾。

四、從描寫可卿角度出發

也有觀點認為【枉凝眉】描寫的可能是寶玉,黛玉,寶釵外的其他人,對于這些觀點,將從以下分析論證其是否可信:

在第五回末尾處,警幻仙姑見賈寶玉聽完曲子尚未頓悟,恐辜負榮寧二祖的托付,遂將其妹可卿許配于賈寶玉(注意原文這里用的也是許配),令其領略仙境閨閣風光不過如此,助其早日脫離塵世之情愛。

文中描寫了賈寶玉與可卿之間行過女兒之事,次日便柔情繾綣,可謂既有夫妻之名也有夫妻之實,由此可知,可卿(區別于秦可卿,暫不能確定是一個人)并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不重要之人,相反,這樣一個人物的描寫一定有過曹公的思索。文中是這樣描述可卿的:“鮮艷嫵媚,有似乎寶釵,風流婀娜,則又如黛玉”

可卿喚醒了賈寶玉的身體,使其從不諳情欲的少年走向懵懂而微妙的青春時代。正是這樣一個重要的女子,在描述其外貌時,作者沒有窮詞藻之華麗,列典故之繁復,反而只用了寥寥18個字來形容,而這18個字卻是在說:可卿是集寶釵和黛玉之神韻氣質于一身。

可卿是虛幻的仙子,而寶釵和黛玉是有血有肉的世間女子,可見,釵黛是賈寶玉生命中最重要的兩位女性,是賈寶玉情竇初開到成長了悟的過程中所不可或缺之人,這樣來看【終身誤】和【枉凝眉】兩曲俱是描寫釵黛也就不足為奇。

五、總結

在紅樓十二曲中,【枉凝眉】排在【終身誤】之后,在其他十支曲子之前。我們目前已經知道:其他十支曲子分別對應釵黛以外的其他十位金釵,而【終身誤】又是同時描寫釵黛的,那么,【枉凝眉】究竟描寫的是誰,諸位讀者應該有自己的答案了吧。

作者:南極瀟湘,本文為少讀紅樓原創作品。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