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圖書館一角 / 我的最新原創 / 這對夫妻的愛情,驚天地泣鬼神

0 0

   

這對夫妻的愛情,驚天地泣鬼神

原創 有獎征文
2020-03-25  我的圖書...

本文參加了【個圖“好書”用心讀】有獎征文活動

夫妻間有真愛嗎,夫妻間真正的愛情到底是什么樣子?答案是肯定的,一對小小平民百姓的純真愛情,就表現在他們所處的那個時代貧苦生活中,他們的至誠大愛就是說成驚天地泣鬼神也不為過。這本書就是清朝時代沈復寫的自傳體隨筆《浮生六記》,被稱為中國文學史上的一支奇葩。作者善于把平常的生活營造出高雅情調、發現獨特趣味,身處貧賤,屢經坎坷,心態樂觀,將夫妻的至誠真愛糅合在作品中,使平凡的人生充滿了藝術的感覺。在過去的一個世紀里,它一直受到廣大讀者的追捧和喜愛。

全書共有卷一 《閨房記樂》、卷二 《閑情記趣》、卷三 《坎坷記愁》、卷四 《浪游記快》、冊封琉球國記略(《海國記》)、附錄一《記事珠·浮生六記》、附錄二:序、跋、題記、附錄三:偽作二卷等內容。

在中國文學史上,描寫情愛的書籍很多,但大多或寫宮廷艷史,或寫權勢禮法淫威下的愛情悲劇,或寫風塵知己及少男少女之間的纏綿,很少涉及夫妻之情。而《浮生六記》一書在其題材和描寫對象上富有創造性。以簡練、生動的筆調描述了作者和妻子陳蕓情投意合,想要過一種布衣蔬食而從事藝術的生活,由于封建禮教的壓迫與貧困生活的煎熬,終至理想破滅。《浮生六記》是一部水平極高影響頗大的自傳體隨筆,在清代筆記體文學中占有相當重要的位置。該書的特點在于真純率真,獨抒性靈,不拘格套,富有創造性。本書文字清新真率,無雕琢藻飾痕跡,情節則伉儷情深,至死不復;始于歡樂,終于憂患,漂零他鄉,悲切動人。

愛是互相的,任何打擊是不能動搖的。卷三《坎坷記愁》蕓娘先是因婆婆不愿意讓她代寫家書,被公公誤解;后又因幫助公公娶小妾而得罪了婆婆。此后誤會接踵而至,以至于到了父親命沈復休妻的地步。好在沈復頂住了壓力,沒有就范。但兩人被迫離開了家,過上了流浪飄泊的生活,“同歡樂”并不難,“共患難”卻絕不容易,二人患難與共的真摯感情,足以讓如今“一言不合就分手”的新時代新新人類們汗顏!。

即便是以現代的眼光來看,沈復和蕓娘的愛情保鮮之道,也是很值得我們學習的。他們有共同的語言和共同的興趣,既可以一起談詩論詞,也可以一起插花制作盆景;他們總是為對方著想,他常常帶她一起出游賞玩,她則為他拔釵沽酒;他們愿意為了對方改變自己,她因他出痘而吃齋數年,他因她而愛上了吃之前厭惡的“臭腐乳”;他們總是感恩于對方的付出,卻并不計較誰付出的更多一點…… 

最好的愛情,并不是因為他們做了什么特別高大上的事情,而是因為他們把很多特別小的地方都做到了。所以,蕓娘臨終前才會那么不舍;所以,哪怕過了很多年,沈復依然心痛蕓娘的離去。

在文字上,本書雖是文言文所著,但是并不艱澀,多讀兩遍,基本都能看懂了。

例如卷一閨房記樂開頭一小段原文:余生乾隆癸未冬十一月二十有二日[1],正值太平盛世,且在衣冠之家[2],居蘇州滄浪亭畔。天之厚我,可謂至矣。東坡云:“事如春夢了無痕”,茍不記之筆墨,未免有辜彼蒼之厚。因思《關雎》冠三百篇之首[3],故列夫婦于首卷,余以次遞及焉。所愧少年失學,稍識“之無”[4],不過記其實情實事而已。若必考訂其文法,是責明于垢鑒矣[5]。 

這小段主要意思是:我生于乾隆癸壬(1763年)未冬十一月二十二日。當時正值太平盛世,而且生在衣冠世家,居住于蘇州滄浪亭畔。蒼天對我的厚愛真可謂應有盡至啊!蘇東坡曾云:“事如春夢了無痕”,對自己的經歷如果不記之以筆墨,未免有辜負于蒼天的厚恩。如今,思考《關雎》是描寫青年男女互相傾戀之詩篇,而且冠《詩經》三百篇之首,所以特意將本人夫妻生活的“閨房記樂”列于首卷,其余篇目則以次遞及下去。所慚愧的是自己少年失學,稍有學識而無深知,以下描寫不過是紀錄一些實情實事而已。若必考究文法修辭,則要借助明亮于污垢的鏡子了。

卷一閨房記樂第五小段原文:是夜,送親城外,返已漏三下[15],腹饑索餌,婢嫗以棗脯進,余嫌其甜。蕓暗牽余袖,隨至其室,見藏有暖粥并小菜焉,余欣然舉箸。忽聞蕓堂兄玉衡呼曰:“淑妹速來!”蕓急閉門曰:“已疲乏,將臥矣。”玉衡擠身而入,見余將吃粥,乃笑睨蕓曰[16]:“頃我索粥[17],汝曰‘盡矣’,乃藏此專待汝婿耶?”蕓大窘避去,上下嘩笑之。余亦負氣,挈老仆先歸。

從這一小段可以看出蕓娘對夫君關懷之深至切。主要意思是:當夜我送親戚出城外,返回時已是更漏三聲了,饑腸轆轆急于找東西吃。女婢女仆拿出棗脯讓我吃,我嫌它太甜不吃。蕓則暗中牽著我的衣袖,讓我跟隨走進她的臥室內。進去一看,里面竟藏有熱粥和和小菜呢!我高興地舉起了筷子準備吃,忽然,聽到蕓的堂哥玉衡在外邊大聲叫著:“淑妹蕓快來!”蕓急忙關閉房門說:“我已經很疲憊了,要臥床睡覺啦!” 堂哥玉衡連忙擠身而入,看見我在吃粥,便斜著眼笑著說:“呵,剛才我來索要粥飯,你卻說吃完了,原來是藏了粥菜,專門來招待女婿呀!” 蕓非常害羞,紅著臉躲避開了。一瞬間,屋里上下老少都哈哈大笑起來。我也賭氣,不肯屈居人下,拉著老仆的手回去了。

卷三坎坷記愁第三小段原文:乾隆乙巳[1],隨侍吾父于海寧官舍。蕓于吾家書中附寄小函,吾父曰:“媳婦既能筆墨,汝母家信付彼司之[2]。”后家庭偶有閑言,吾母疑其述事不當,乃不令代筆。吾父見信非蕓手筆,詢余曰:“汝婦病耶?”余即作札問之,亦不答。久之,吾父怒曰:“想汝婦不屑代筆耳!”迨余歸,探知委曲,欲為婉剖[3],蕓急止之曰:“寧受責于翁[4],勿失歡于姑也[5]。”竟不自白。

從這一小段可以看出蕓娘對公婆的忍耐是常人難以做到的。主要意思是:乾隆乙巳(1785年),我隨從服侍父親到了海寧縣館舍。家里寄來的家書中,蕓都附夾著她的小信函來。我父親說:“你媳婦既然能動筆墨,以后你母親的來信,可以吩咐她為其代筆。”可是后來家庭偶爾出現了些閑言碎語,我母親即懷疑是蕓在信上敘述不當,因此就不再讓她代筆了。不久,父親見信上不是她的筆跡,則對我問:“你媳婦是不是生病了?”我便去信詢問情況,可也沒有得到蕓回答。日子久了,我父親便發怒說:“我看你媳婦是不值得代筆啦!” 等我回到家探問情況之后,才知道蕓受了委屈。我本想用宛轉的語言為她申辯,可是蕓急忙說:“我寧可遭受公公的責備,也不愿與婆婆失歡。”因此,此事終究沒有自我表白,也沒把事情始末解釋清楚。

這只是幾小段例子,全書中夫妻互相包容的事比比皆是。如果你不相信這世上有純粹的愛情,那么,請你看看這本書。如果你心里向往著美好的愛情,那么,你更應該看看這本書。因為,這本書講述的,就是愛情最好的樣子。

圖片來自網絡

2020年3月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