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酌千年 / 女人坊 / 陳數越來越美的背后,是一個為她洗手做羹...

0 0

   

陳數越來越美的背后,是一個為她洗手做羹湯的丈夫

2020-03-25  小酌千年
    2008年一個平常的日子,陳數翻開了一本叫《天下美食》的雜志。

    這本雜志里除了有一篇關于自己的文章,還有一篇關于一個鋼琴家的專訪。

    陳數第一眼看到這個男人的照片,覺得他長得帥氣又儒雅,兼具東西方氣質,是自己喜歡的類型。

    再看看他對于美食的理念,不禁感慨:哎呀,生活真有品質!

    這個有品位的男人還有一個特別的名字——趙胤胤。


    她沒想的是,幾個月后,她將成為這個素未謀面的男人的女朋友。

    而且,對方在認識她15天的時候就向她求婚了。

    但冥冥之中,這又像是多年前就已經埋下的緣分。


    01

    1972年6月,東北的一個音樂之家,一個男孩呱呱墜地。

    家人為他取名趙胤胤。

    “胤”這個字并不常見。

    畢竟是清朝皇室字輩,以前的人可不是隨隨便便能叫的。

    除了名字和清朝皇室重復了一個字之外,趙胤胤還真的與皇家有點關系:

    末代皇帝溥儀的皇后婉容,正是他的太姑奶奶。


    出生在藝術家庭的趙胤胤,天生與藝術結緣。

    3歲的時候,他便開始學習鋼琴。

    趙胤胤的媽媽是星海音樂學院的老師,深知沒有童子功,以后成“角兒”可就難了。

    所以,從小就對他嚴厲教導,希望兒子能夠實現自己曾經的理想。

    每天埋首練琴的趙胤胤,在全國人民都看《霍元甲》的時候,他連陳真是誰都不知道。

    學琴的小朋友很少有不挨打的,就算天才也不例外。

    就在趙胤胤被父母“男女混合雙打”的時候,湖北黃石一個書香門第家庭,迎來一個小女孩的誕生。

    小女嬰父親是舞蹈家,母親從事演奏,外公外婆是湖北大學的教授。


    教授老夫妻為小外孫女取了一個特別的名字——陳澍。

    在字典里,“澍”這個字的意思是及時雨,唯一的用法就是用于名字。

    但這是個生僻字,很多人不認識,就算認識也不一定能寫得出來。

    以至于多年后,為了方便,陳澍將名字改成了陳數。

    她覺得一個女人,最重要的是要活得心里有數。


    02

    小時候的陳澍還不是現在的大美人陳數。

    她單眼皮、塌鼻梁,和長得像洋娃娃一樣的哥哥站在一起,形成了鮮明對比。

    親戚批評她不好看,舅媽說她是撿來的。

    雖然是親兄妹,但因為顏值不一樣,在家里的待遇也不一樣。

    以至于多年后,陳數還向媽媽吐槽:你一定是因為我長得不如哥哥好看,所以才對他好一點,對我差一點。


    當陳數活在帥氣哥哥陰影下的時候,趙胤胤已經顯示出了一個鋼琴少年的天賦。

    7歲那年,他便開始在中山紀念堂演出。

    9歲時考入上海的音樂學校,老師是教授級別的音樂教育家。

    10歲時獲得了花城音樂比賽第一名,并連續四年獲得珠江鋼琴比賽第一名。

    一顆鋼琴屆的新星將要升起。

    當趙胤胤獨自在上海求學,面對枯燥的琴鍵的時候,在黃石的陳數也被迫坐到了鋼琴前。

    不同于趙胤胤在第一次接觸琴鍵后,就每天與鋼琴為伴。

    被父母逼著學鋼琴的陳數,學了兩年,被媽媽打了兩年,最終還是沒有堅持下去。

    不過,她不會想到,多年后,她會愛上一個殿堂級的鋼琴家。

    而且這個鋼琴家會告訴她:“學鋼琴的孩子,哪有不被打的!”


    陳數雖然沒有繼承媽媽的音樂細胞,卻繼承了爸爸的舞蹈細胞。

    她會悄悄地關起門來,一個小人兒,頂著紗巾、披著毛巾被,開了錄音機,在鏡子前即興地跳舞。

    跳得冒出汗來,也獨自樂在其中。被大人發現了,就害羞。

    多年后,陳數說:“那時候就是喜歡跳。就像餓了想吃飯一樣,就是有那個欲望。”


    爸爸的朋友看她學琴學得實在痛苦,就勸到:“要不讓她去學舞蹈吧,別浪費了個好苗子。”

    后來,11歲的陳數遠離家鄉,獨自到北京舞蹈學院附中學習舞蹈。


    03

    在美女如云的舞蹈學校,陳數的外貌又一次給她帶來了煩惱。

    有一次上民間舞課的時候,老師對她喊:“陳數,你別笑了,笑得比哭得還難看。”

    少女陳數的自尊心又一次被暴擊,當時她羞愧得想找個地縫鉆進去。

    可惜,沒有那么大的地縫。


    1992年,15歲的陳數從舞蹈學院附中畢業后進入了東方歌舞團任舞蹈演員。

    東方歌舞團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演員相貌第一,能力第二。

    “丑小鴨”的魔咒繼續約束著陳數。

    因為不夠美,團里分配給她的角色,常常是她不想跳的,或者覺得不適合自己的。

    雖然有點憋屈,但也沒辦法,相貌是爹媽給的,也不能隨著自己的主觀意愿改變啊!

    當然,放到現在,改變一下或許也沒那么難。


    陳數進入東方歌舞團的同年,趙胤胤考進了悉尼音樂學院。

    其實,他本來報考的是悉尼大學的建筑學院。

    因為從小練琴,他是真的煩了。

    但當時媽媽重病,給他打電話,希望他繼續學鋼琴。

    為了完成媽媽的愿望,他在這條路上堅持了下來。

    如果他當初沒能堅持,后來會遇到大美女陳數嗎?

    還真不好說。

    當陳數在東方歌舞日復一日跳舞的時候,趙胤胤已經開始自己的肆意人生,不斷攬獲各項國際大獎。

    年少成名,意氣風發。

    1998年,25歲的趙胤胤獲得了“施坦威專屬鋼琴家”稱號。

    他是獲此殊榮的第三位中國人。

    外媒稱他是:“一個非凡的屬于21世紀的青年鋼琴家”。

    雖然已經是25歲的小伙子了,但距離他遇到真愛,還有10年的時間。



    04

    同樣是1998年,21歲的陳數迎來了一次人生轉機。

    這一年,著名歌手成方圓要做音樂劇《音樂之聲》,并在東方歌舞團樓下貼了招聘小演員的廣告。

    陳數每天都從廣告前面過,也沒覺得這件事跟自己有啥關系。

    大概過了一個月后,團里另外一個演員對她說:

    “陳數,你不是愛唱歌嗎?《音樂之聲》的大女兒你可以去試試。”

    得知這么一個機會,陳數馬上給成方圓打電話。

    一個舞蹈演員來演歌劇?雖然成方圓心里打鼓,但還是告訴她可以去考一下。

    第二天,陳數晨練完,還沒來得及休息,就氣喘吁吁地跑到考試的地方,唱了一首蘇芮的《心痛的感覺》,念了一段臺詞。

    機遇獎勵有準備的人,更獎勵有勇氣的人。

    最后,毛遂自薦的她獲得了這個角色。


    《音樂之聲》中,陳數顯示出了自己在表演上的才華。

    擔任導演的鈕心慈對陳數說:

    “如果你喜歡表演的話,可以上中戲。”

    陳數僅僅用十分鐘的時間就決定了,自己會上中戲。

    當時如果陳數不離開東方歌舞團,再過一年半左右的時間,就可以趕上文化部最后一次福利分房,得到一套70平左右的房子。

    但是她覺得,房子以后自己可以買,上學的機會如果錯過,以后就沒有了。
    我們常常說,性格決定命運。

    陳數果斷、大氣,不拖泥帶水、不優柔寡斷的性格,確實很大程度上影響了自己的命運。

    11歲獨自離家學舞蹈的決定是她自己做的。

    22歲離開歌舞團,奔向不可知的未來,依舊是她自己決定的。



    05

    進入中央戲劇學院之后,陳數發現很多同學都是演過戲的熟手。

    有的人一進學校,最大的任務就是迅速打開人際圈,多跟老師混,走出去試鏡,甚至可以接拍各種電影電視劇,早早成名。

    但她一直窩在學校里,排練小品,去圖書館,寫論文,看各種片子。

    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個圣誕節,大家都出去玩了,她自己在宿舍里看書。

    這種有點苦行僧的日子讓陳數一直沒有很多學表演的人特有的張揚。

    她說:

    “我把演戲當成一份我選擇的職業,撒嬌,不必;拍馬屁,不必。這個圈子有很多人容易對規則妥協,但我不會。”


    剛進學校的時候,陳數連個作業都想不出來,為此直接急哭了。

    但等到畢業的時候,她已經是班里最優秀的學生。

    因為足夠優秀,本班的畢業大戲她都沒有參與,而是被借調到高級研究生班的畢業大戲中擔任女主角。

    不俗的成績,讓她畢業后進入了中國國家話劇院,成了一名話劇演員。


    06

    陳數取得的一切成就,都是靠自己用力抓住每一次機會,一點一點積累得到的。

    而趙胤胤的成名之路看起來就輕松多了。

    當陳數如老牛耕地一樣吭哧吭哧踏踏實實努力的時候,趙胤胤則在不停地拿獎、拿獎、拿獎。

    可僅僅是彈鋼琴、拿獎,生活畢竟太無聊。

    所以,他培養了不少興趣,比如品酒、收藏名表、鉆研美食。

    而且品美酒品出了專業品酒師的高度。

    鉆研美食的時候,一不小心又成了專業美食家。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他也談了戀愛,結了婚。

    結婚對象不是別人,正是音樂才子樸樹曾經的女友黃子珈。

    娛樂圈,果然真的是個圈啊!

    不過,趙胤胤不知道,其實他的真命天女要再過幾年才出現呢!

    他這婚,結得有點太著急了。

    婚后不久,趙胤胤與黃子珈就有了一個兒子,小名叫大象。

    可孩子還不到兩歲,兩人的婚姻就走到了盡頭。

    有人說,是因為趙胤胤常年在外演出,黃子珈耐不住寂寞紅杏出墻。

    但傳聞只是傳聞,無法求證。


    不過,俗話說分手見人品。

    從離婚的善后工作來看,趙胤胤是真的紳士。

    兩人不僅沒有撕破臉,他還幫前妻解決了工作問題。

    趙胤胤把黃子珈介紹到了朋友的公司擔任節目總監,并且打理田亮妻子葉一茜的經紀事務。

    現在的黃子珈是一家傳媒公司的總經理。

    有傳聞說,她已經嫁入豪門。

    不過依舊無法考證。


    07

    當趙胤胤事業得意、婚姻失意的時候,陳數開始厚積薄發,在影視圈里嶄露頭角。

    2005年,諜戰劇《暗算》開播,陳數在劇中飾演美貌與智慧并存的數學家“黃依依”。

    2007年,黃曉明版的《新上海灘》開播,她是風情萬種的交際花方艷蕓。

    2008年,她出演了孫周導演的《相思樹》。


    正是這個孫周導演,不僅給了她角色,還成就了她的婚事。

    當時的陳數已經是30歲的大齡女青年了,也該結婚了。

    可天天坐在家里,老公也不會自己從房頂掉下來啊。

    所以,她接受了相親。

    當孫周導演告訴他,相親對象是鋼琴家趙胤胤的時候,她想到了幾個月前在美食雜志上看到的那篇文章。

    原來天下還真有這么巧合的事情?

    正式見面的那一天,兩人相談甚歡。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陳數太開心,趙胤胤當天竟然喝多了。

    后來還拉著陳數去了一家爵士吧,因為他醉了,最后是陳數買的單。


    雖然有這么個小插曲,但趙胤胤對陳數,可謂是一見鐘情。

    他以鋼琴才子的自信篤定:陳數一定會做自己的女朋友。

    陳數是個理智的人,雖然知道感情不能太沖動。

    但幾天之后,她還是忍不住告訴閨蜜:好想好想和那個男人談戀愛啊。


    08

    郎有情,妾有意,兩人的感情水到渠成。

    不過,藝術家的熱情往往超出常人的預料。

    相識15天,趙胤胤就向陳數求婚了。

    他管這叫:看得準,下手狠。

    可陳數是個理性的人,雖然她知道自己某天會成為這個男人的新娘。

    但婚姻的承諾太重,當時的她給不起。

    在她看來,一對情侶要談婚論嫁,最起碼也要一年的時間。

    激情期過去之后,才能真正看清兩人到底適不適合一起生活。


    或許正是陳數的理性,彌補了趙胤胤的感性,所以也讓他們的婚姻多了一份保障。

    拒絕歸拒絕,但并不影響這對戀人的甜蜜。

    兩人戀愛的時候,美食家趙胤胤帶著陳數出入各種高檔餐廳,品嘗各種美食。

    陳數以為這是他追求自己的手段。

    后來才發現,與趙胤胤在一起,這就是日常待遇。

    都說要抓住一個男人的心,得先抓住他的胃。

    從趙胤胤的經驗來看,抓住女人的心,從胃入手也很管用!


    初秋的時候,兩人一起走在杭州梅家塢的小路上,看著江南雨后的綠色,喝喝茶,嗑嗑瓜子,隨便找一戶農家,炒幾個小菜。

    那一晚,趙胤胤喝醉了,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傻樂。

    陳數則死死地拽著他的胳膊,哭著問他:“你為什么不早一點出現?”


    09

    “若不是因為你,至今我還是個漂泊的人。”

    這是陳數在博客中寫下的一句話。

    這是一份成熟的感情。

    兩人都過了做夢愛幻想的年紀,面對感情也更多理智。

    從一開始,陳數就提出,兩人相處的時候,一定要呈現最真實的自己。

    真實做自己,雖然暴露了一些缺點,但也讓彼此更了解。

    她知道,若要長久生活,知道對方的缺點和底線,必不可少。

    愛情來臨之后,陳數的事業也更上一層樓。

    她被著名編劇鄒靜之欽點出演《傾城之戀》中的白流蘇。


    她接到了《鐵梨花》這樣難得一見的好劇本。

    《鐵梨花》播出之后,最高收視紀錄直接飆到了14%。

    要知道,現在一部劇能夠破2都是不小的成績了。

    因為劇組條件艱苦,拍攝的時候,趙胤胤常常去給她做湯調理身體。

    為此他還把自己的演奏會推遲了。

    陳數看著這位天之驕子坐在小木箱上,雙手拿著刀在小案板上剁肉沫,內心陣陣感動。

    《鐵梨花》讓陳數獲得了白玉蘭最佳女主角獎。

    在白玉蘭頒獎典禮上,她宣布:自己將與趙胤胤步入婚姻。



    10

    其實,對于婚禮,陳數并沒有要求。

    不同于大多女孩子對婚禮的完美幻想,在陳數看來,婚禮并不是必須的。

    可趙胤胤堅持給她一個婚禮,不讓她留遺憾。

    婚禮之前,他們在上海的杜月笙公館舊址,以黑白色為基調,拍攝了婚紗照。
    經典又復古。


    但是,原本半年之前就計劃的婚禮與蜜月,在最后實施的時候卻變故叢生。

    首先是陳數與黃磊合作的《夫妻那些事》延遲兩月開機,直接沖撞了婚禮日期。

    以至于婚禮前陳數不得不加班加點,把自己累得生病兩次。

    去結婚的時候,陳數在香港轉機到巴厘島,結果發現自己的行李少了一個箱子。

    而且根本查不出來那個箱子去了哪里。

    更令人心煩的是,少的那個箱子里放的正是新郎的禮服。

    無奈,陳數跟趙胤胤商量,實在找不到,婚禮上自己就不穿婚紗了,等到了巴厘島一人買一件白色休閑服好了。

    好在,十多個小時之后,他們得到消息:原來那個箱子沒上飛機。


    到了巴厘島兩人拍攝婚禮視頻素材的時候,攝影師一轉身的時間,夫妻倆的結婚對戒不見了。

    原來,巴厘島信印度教,對于猴子非常尊崇,這樣讓猴子越發大膽。

    婚戒正是被猴子偷走的。

    他們居住的酒店前面是懸崖,后面是群山。

    那么大的地方找一對戒指,想想都讓人絕望。

    盡管酒店派出了不少人,連猴王的老窩兒都找了,但還是無功而返。

    原本,陳數對找到戒指已經不抱希望了,想著讓還沒有到的朋友在香港重新買一對捎過來算了。

    直到黃昏的時候,夕陽的光照鋪開,一個女孩看到前方有亮亮的東西,走近一看,是陳數的戒指。

    她便讓所有人都在附近找,果然,不久又看到了趙胤胤的戒指孤零零地待在戒指盒子里。

    而且,戒指盒已經被猴子啃得亂七八糟了。


    雖然波折不少,但婚禮順利進行。

    在婚禮上,趙胤胤對陳數說:

    “我可以保證,我們今后的生活中,不僅有柴米油鹽醬醋茶,還有琴棋書畫詩酒花”

    他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


    11

    很多婚姻度過蜜月期之后,就會變得索然無味。

    但陳數與趙胤胤的婚姻依舊是蜜里調油。

    作為一個鋼琴家,趙胤胤一年花五個月準備自己的演奏會。

    剩下的七個月可以鉆研美食、陪伴老婆。

    他向陳數表白:“以前是行李箱在哪里,家在哪里;現在是老婆在哪里,家在哪里。”

    趙胤胤與家人原本是住在廣州的,陳數原本也愿意為了家庭犧牲一下自己的工作。

    但為了陳數,趙胤胤搬到了北京,并笑稱,是自己嫁到了北京。


    朋友覺得趙胤胤太寵陳數了,搞得他們很難做人,因為他們的妻子回頭會把標準提高。

    趙胤胤對于這樣的說法很詫異:難道對自己的愛人好是不應該的嗎?

    而且,趙胤胤非常鄙視對老婆不好的人,就連交朋友也愿意去結交家庭穩定的朋友。

    遇到這樣的老公,真的不知道是幾生幾世才能修得的福氣。

    有人說,一個女人在婚姻里狀態,總是會反映在她的臉上。

    這些年,陳數是肉眼可見地越來越美了。

    想必愿意為她洗手做羹湯的丈夫功不可沒。


    不過,陳數也說了:“在遇到他之前,我做了很多準備,否則即使相遇我們也會擦肩而過。”

    所以,在期待美好愛情的同時,好好修煉自己才是正道啊。


    12

    一個成熟的人,不會把自己得到的好都視作理所應當,而是懂得感恩和回饋。

    陳數與趙胤胤的婚姻確實令人羨慕,但不代表他們沒有矛盾和爭吵的時候。

    就像陳數曾說的,不爭吵的,那是客人。

    但是,她懂得包容和接受,也懂得尋找適合的方式與對方相處。

    2009年新春,他們第一次以情侶的身份出席晚宴。

    當時陳數還挺緊張的,收工之后趕緊去和趙胤胤會合。

    大概是陳數的妝太濃,見面后,等著她的不是男友的噓寒問暖,而是“為什么不能化妝化得陳數一些?”

    一句話把陳數問傻了。

    但是,陳數忍了。


    又一次,陳數作為嘉賓參加趙胤胤的音樂會。

    那天,她只是很正常地與他商量一個表演上的問題。

    但是,趙胤胤卻對她一頓嚷嚷。

    當時的陳數很意外:自己又沒說錯話,你憑什么要這么對我?

    然后,她生氣地回到了化妝間。

    后來她想一想,當時老公真的是壓力很大。

    作為他最親近的人,他只能向她發火。

    想到這個理由,她就接受了。


    13

    陳數與趙胤胤婚姻最大的爭議點,是趙胤胤的婚史和他的兒子。

    很多喜歡陳數的人說,為什么她要嫁給一個二婚帶孩子的人呢?她可以找到更好的人啊!

    對于這一點陳數看得很通透:

    “他之所以成為今天的他,你要感謝他以前的生活。”

    若沒有那段失敗的婚姻,他或許并不會像現在這樣懂得如何愛一個人。

    至于他的孩子,也是自己必須要接受的一部分。

    雖然大象不是自己生的,但陳數對他視如己出。

    她說,自己在兒子身上,充分體會到了什么叫做無條件的愛。

    在《朗讀者》中,董卿問她還會要屬于自己的孩子嗎?

    她回答:“好好愛他就好了。”


    趙胤胤曾對陳數說:

    “我老丟東西,但是我這輩子肯定不會把你丟下。

    但是因為我年紀比你大,所以,肯定比你老得快。

    要是有一天我老了,我上街買菜走丟了,一定不是想扔下你,一定是因為我老糊涂了,那你一定要把我找回來。”

    在趙胤胤眼里,愛是到了七十歲,你還會牽著這個女人的手,一起跟你逛公園。

    所以,當他們都白發蒼蒼的時候,你或許會碰到他們去意大利挖初秋的白松露,去日本吃晚秋的河豚,以及在某個公園里手牽手散步。

    不用懷疑,那就是真愛的樣子。

    世事本無常,但美食與愛會和他們一直相伴。


    (圖片源于網絡,侵刪)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來自: 小酌千年 > 《女人坊》菠萝视频苹果版app

    菠萝视频苹果版app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